公司历史联系我们

普洱茶在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的那段醇香记忆

编辑:admin时间:2020-07-19 09:59浏览: 普洱品味有限公司
     汗青悠长的普洱茶,在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也留下了难忘的印记。下面,就让我们一路看看吧,追随汗青的角度,揭开普洱茶这段醇香的岁月。下面就跟着小编一路来看看吧!      唐朝    唐朝乾符六年(879年),南诏政权在六大茶山至大理的路线点即后来的普洱设置睑治,取名“步日睑”。其时步日睑的南方,即澜沧江外有车里土司管制,江内大片处所为步日睑辖地,天然包罗江内的利润城及其六大茶山。步日睑归银生节度(驻景东)管辖。    此时已传至华夏,再随文成公主陪嫁给松赞干布而进入西藏。因为茶叶品质上乘,解毒散寒,消食去腻等功用被藏族青睐,视其为设置“酥油茶”的极佳配料,从此便越雪山、漂金沙江,过丽江、银生城再至步日,以马匹、乳成品、药材、豆金互换步日的茶叶。这就是南宋人李石着《续博物志》中所记载:“西番(西藏)之用普茶,已自唐时”。    据清代《普洱府志》记载:“年运吐蕃之茶达三万担”。此时期,为驮运轻易,茶商便将收购到的散茶再蒸而紧压为团茶,大者如人头称“人头茶”,小者如牛心,称“牛心茶”。紧团茶千里之遥运西藏,途中经热湿及至严寒各地段,长日驮运中,团茶茶多酚促氧化天然发酵,茶叶变黑色,味有陈香,别于其他茶叶,易辨易识,渐为藏区喜爱。      宋代    宋代(960年~1279年),大理政权将南诏时期所设的步日睑改为步日部,先属威楚府,后划归蒙舍镇管辖。此时宋朝与北方金朝比年交战不止,急需战马,大理政权便在步日部设“茶马市场”,以步日部茶叶换得西藏马匹,再将马匹北转与宋朝,换取绵缎珠玩首饰。茶市扩大,促提高日各地茶叶栽培加速。据《澜沧县志》称:“班崴大茶树为北宋栽种”。      元代    元代(1206年~1368年)蒙古铁骑占领云南,将宋代的步日改为普日,在思茅一地设为思么,两地各设“甸”治,于普日加设“普日思么甸司”,辖两甸及南方各地。甸司归属元江路节制。    元代中期,普日生产的茶叶伴同以食肉、乳为主食的蒙前人西长进入俄国,后被俄国作家托尔斯泰写入《战争与和平》。《澜沧县志》称:“有景迈、勐本、芒埂、糯岗、芒景、翁居、翁洼、芒洪等茶园为元代栽种”。      明朝    明朝洪武十六年(1383年),将普日改称为普耳,划归车里军民宣慰使司管辖。万积年间(1572~1620年),李时珍着药典《本草纲目》中记有:“普洱茶出云南普洱”。    明代编纂的《云南通志》记有:“车里之普洱,此处产茶”。两书语若同出,一致将普洱一词和普洱茶名固定,此后沿用不衰,至今无变。两名固准时间,比清雍正七年(1729年)成立普洱府早109年以上。据考据,普洱一词是由唐代的步日 、元代的普日、明代万历的普耳演变而来。此时期的普洱茶遍及受云南各族人士喜爱,明朝方志学家谢肇淅着《滇略》中将此环境记为:“士庶所用,皆普茶也”。      清朝    清朝(1644年~1911年),顺治十六年(1619年),吴三桂平定云南,将普洱、思茅、普藤、茶山、猛养、猛暖、猛棒、猛葛、整歇、猛万、上猛乌、下猛乌、整董编为十三个版纳,统归元江府管辖。    据《思茅县志》载:“顺治十八年(1621年),思茅年加工茶叶10万担,经普洱过丽江销往西藏茶叶三万驮之多”。康熙三年(1664年),设元江府普洱分府,移元江通判驻普洱,为普洱通判,管辖十三版纳。雍正七年(1729年)设立普洱府,为流官制,辖六大茶山、橄榔坝及江内(澜沧江以东、北片)六版纳(即猛养、思茅、普滕、整董、猛乌、乌得),对江外各版纳(即猛暖、猛棒、猛葛、整歇、猛万)设车里宣慰司,为土司管制,按照流官管土官原则,普洱府对车里宣慰司实行羁縻治理。同年在思茅设茶叶总店,将思茅城私商(指茶商)一律赶走,不得经营茶叶生意。由云南总督鄂尔泰拔取最好的茶菁,制成紧茶、茶膏,纳贡皇帝做为贡茶。    雍正十年,普洱镇总兵官李宗应以巡边到茶山搜括民财,普洱知府佟世荫又图以“过山聚粮”再到茶山搜括,遭拒后辱打茶山千总刀兴国,刀兴国愤而动员茶山人民起义。在官军六个月围剿下,起义失败,刀兴国等人残遭戕害。雍正十三年(1735年)设宁洱县为附廓县。乾隆三十五年(1770年),普洱府辖一县三厅及车里宣慰司。    同年,清庭对普洱府茶业情形作查询,对私商经营茶叶有改动,道光《普洱府志 ·食货》对此况追述为:“普洱茶名重全国,每年纳茶六、七千驮(每驮120斤计,合72~84万斤),入山作茶(指茶商及工匠)者数十万人,茶客收买运于遍地”;为了“杜绝衅端(闹事),不许客人上山作茶”;又从收缴茶税入手,准许私商办“茶引”购茶,划定:“普洱府年发茶引三千,每引收税银三钱二分(加其他税费,合每引征税一两,年征收茶税合三千余两),行销办课,定额造册题销”。    厥后在府地设“茶局”专办茶激发放、税银征收和贡茶的例银发放、贡茶押运的监视机关。    乾隆九年(1744年),普洱茶因为品质优良,茶味醇于他茶。早在唐代已获西藏人民喜爱,在明代中期大量进入北京受到京城各层人民喜爱。清代,阮福专着《普洱茶记》称为:“普洱茶名遍世界,味最酽,京师尤重”。    清代《新纂云南通志》称:“普洱之名在华茶中占特别位置,远非安徽、闽、浙(茶)可比”。清代学者赵学敏着《本草拾遗》中提出普洱茶的药性及功能为:“普洱茶清香独绝也,醒酒第一,消食化痰,清胃生津功力尤大,又具性温味甘,解油腻、牛羊(肉)毒,下气通泄”。    《普洱府志》记为:“普洱茶名重京师”。在公共茶已遍及受接待根蒂上,清庭将普洱茶首次列为“贡品,分芽茶、团茶两种”。同期志学家张泓着《滇南新语》中记有:“普茶珍品,有毛尖、芽茶和女儿之号。女儿茶亦芽茶之类,取于谷雨后,皆夷女采治货银以积妆资故名”。女儿茶在此时随贡入京。    至乾隆五十二年(1787年),清庭复将普洱贡茶改为:“团茶(内分5、3、1、0.4、0.14斤五种)、锡瓶装蕊茶和芽茶、缎绵木匣装茶膏”,称为八色贡茶。阮福着《贡茶案例》中记述采办环境为:“每年纳贡之茶,列于布政司库银息项下,动支一千两,由思茅厅领转采办,并购茶瓶、缎匣、木箱等,其茶在思茅内陆收取”。    同文记普洱贡茶采摘状况为:“于二月(阴历)采蕊极细而白者,谓之毛尖作贡,贡后方许民间贩(买运)茶。”《普洱府志》记为:“夏历二月起头采茶,芽头细嫩且多白毫(毛)者为毛尖,夏历三、四月采摘为小满茶,六、七月采摘谷花茶”。    普洱贡茶的采摘、加工、包装,产物多种多样,加工极为当真优良,达到那时最高境界,故此深得皇宫喜爱,普遍在士医生阶级传播品尝。据清代文豪曹雪芹着《红楼梦》第61回写道:”…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着说:该闷些普洱茶喝。袭人、晴雯二人忙说:闷了一大缸后代儿茶,已经喝过两碗了。” 一可见普洱茶在雍正、乾隆等年间的鼎盛名气,二可见曹雪芹那除却普洱(茶)不是茶的独钟之心。    我们今天唯能从巨着的精彩描述中,去体会普洱贡茶那时的风度和声望。从此,普洱公共茶为获利占有恢弘茶市的根本上,又增一条贡茶获取最高名声的道路,前者取利,后才为名,双管齐下,普洱茶名利双收。    普洱茶沿贡至清宣统年间(1744年~1912年),据老舍问皇帝品茗情形,傅仪答:“每年龙井、普洱贡茶,我是按例要喝的”。证实普洱贡茶沿贡至少168年。普洱贡茶别于普洱民众茶,在供销路线、包装、种类和各类的品牌方面,均有冲破成长,大大推进普洱茶的成长。
  (责任编纂:润生)

电话:13xx231x2331
Q Q:97880389
邮箱:97880389@qq.com
地址:云南省XX县

微信扫一扫

关注公众号送茶叶